地铁诡事

返回首页地铁诡事 > 第十章 四大家族

第十章 四大家族

  我一听这话,立即扭过头来问老谢:“老谢,你这句话是什么意思?什么叫反正我也活不了两天了?”

  老谢指了指我的后背,说道:“你看见了么,你身后那个血手印,看这个样子应该是被地铁上的恶鬼盯上了,凶得很,没得治。”

  我一听这话,当时就急了,连忙指着老猫和大黄说道:“我不是还有这两位高人朋友呢?徐梦筠你知道么,她被小鬼缠身,身上本来也有两个血手印,但是现在不还是活的好好的?”

  没想到老谢却苦笑了一声,摇头说道:“林杨小同志,不要这么乐观,徐梦筠背上的鬼手印我见过,那不过是个小鬼,虽然是很凶,但是却也成不得气候,你背上这个手印可不一般,估计是个百年的老鬼。”

  我一听,脑门子直钻凉气,我赶紧问老猫:“老猫,老谢这家伙说的是真是假,我背后这鬼真的很厉害?”

  老猫点了点头,说道:“是挺厉害的,搞不好我跟大黄制不住,不过倒可以试试。”

  我听了这话,心里头咯噔一下子,赶紧说道:“既然这鬼这么厉害,你们怎么早不跟我说啊,我还以为降服这鬼跟降服萌二白一样呢!现在可怎么办?”

  大黄赶紧安慰我:“你别慌,凡事都有解决的办法,有我师父在,应该没什么大问题,我们俩毕竟也走南闯北很多年了,见识还算过得去。”

  我听了大黄的话,这才算是勉强稳定了情绪。

  老谢却还在一旁说风凉话:“你们可不能轻敌啊,我告诉你,这四九城的地底下,妖魔鬼怪层出不穷,一个不小心,那可就是万劫不复。还有,你们知道你们刚才灭掉的那个鬼娃娃是谁么?我告诉你们,你们算是摊上大事了!”

  我气得又踹了老谢两脚,骂道:“你他娘的,就知道在一边说风凉话,你倒是说说,刚才我们灭掉的鬼娃娃是谁?有什么来头?”

  老谢说道:“她叫萌二白,是个小孩子,本身不过是个鬼娃娃,没什么厉害的,但是她偏偏姓白。”

  我还是不明白,追问道:“姓白怎么了?”

  老谢嘿嘿一笑:“四九城下的鬼魂们,那都是有等级划分的,其中有四个家族,从千百年前就是这一代的主宰,白家正是其中之一。”

  老谢说罢,还颇有深意的看了我一眼,我一下子就明白了他的意思。

  之前他也说过,这个城市远远没有我想的这么简单,其实我们平时看见的,只是在这个城市的地面上生活着的人,而在这个城市的地下,其实还有一个世界,而这个世界同样有着一批管理者。

  老谢说的四大家族,显而易见,正是这个地下世界的管理者,他口中的那个神秘莫测的“主子”就是其中之一,我现在几乎已经肯定,那个“主子”,就是四大家族的成员。

  而我们刚才灭掉的萌二白显然就是四大家族的成员,虽然我不知道这个白家在四大家族里面有多高的地位,多大的势力,但是很显然,凭借着我们三个人,想要招惹四大家族的人显然是有点以卵击石的感觉。

  我脸上带着冷汗,缓缓转过头来看了看老猫,问道:“猫师父,这可怎么办?”

  从我见到老猫到现在,从来没有看到他露出惊慌的表情,就算是现在,我慌了,甚至大黄都慌了,老猫还是一脸冷冰冰的面瘫表情,古井无波。

  他沉默了一会,说道:“能怎么办,捅了篓子,只能自己收拾呗。”

  话音刚落,大黄就一脸丧气地说道:“完了,连师父都觉得是捅娄子,看来这件事情还真是难办了。”

  老谢依然是用一副半死不活的风凉语气说道:“早就说了吧,你们几个摊上大事了,还不信……”

  我恨不得当场剁了他,骂道:“你他娘……别忘了,现在你在我们手上,别这么拽可以么?”

  老谢看我动了真怒,立马就怂了,连忙说道:“林杨,林杨,别这样嘛,咱俩是老同学,应该站在统一战线,我现在虽然跟你人鬼殊途,但是咱们的心是在一起的呀。”

  我气得又骂了一句,说道:“谁跟你心是在一起的,你刚才差点弄死我,我可是记得清清楚楚。”

  老谢连忙说道:“刚才的事情是我不对,可是你也不能一直揪着不放呀,是不是?这样吧,咱们打个商量,今天你们高抬贵手,饶了我,我回到下面之后,给你们做个线人,做个卧底,你们看怎么样?”

  老猫听了这话,眼睛一下子就亮了。他和大黄这次显然也是没想到竟然惹了这么大的一个祸害出来,四九城下不仅仅有鬼,而且还有很多鬼,俨然已经是一个地下王国了,甚至还有一个四大家族作为统领,这样规模的敌人,绝对是我们三个人无法面对的。

  而对付不可能战胜的敌人,最好的方式就是安插一个内奸。

  谢怀禹的示好正好给了我们这样一个机会,我想老谋深算的老猫一定不会轻易放弃这个机会。

  果然,老猫带着大黄又开始走到一边窃窃私语了起来,我心里头有点不痛快,明明现在我也是他们的一员了,凭什么说悄悄话不带上我?

  于是我也凑了过去,正好这俩人说到关键问题上。我听见老猫问大黄:“大黄,你觉得这个谢怀禹靠谱么?”

  大黄想了想,还没说话,我就插嘴说道:“我跟他是初中同学,他初中的时候还挺老实的,但是最近的表现让我不太愿意相信他。”

  大黄和老猫都转过头来看着我,大黄问道:“我们师徒俩来这说悄悄话,你跟过来干嘛?”

  我说道:“嘿,我不是已经加入你们俩了么,干啥,还想排斥我?”

  大黄连忙摇头说道:“不是排斥你,哎呀……你见谅,我们俩合作太久了,忽然多出来一个,有点不适应。”

  我笑了笑,没当回事。

  老猫不置可否,继续说道:“一般人变成鬼魂之后,性格都会发生一定的变化,狡猾是鬼的天性,就像狐狸一样,所以谢怀禹现在变成这样也是可以接受的。林杨,你觉得咱们是否应该跟他合作?”

  我想了想,点头说道:“要不然还是跟他合作吧,如果老谢说的都是真的话,那么咱们现在面对的敌人也太庞大了些,别说四九城下的鬼们,就是那辆地铁上的鬼就已经很吓人了……还有我背后的鬼手印,到底是谁给我下的现在还没搞清楚,没有老谢的帮助,我觉得咱们不行。”

  大黄点头说道:“嗯,林杨说得对。”

  老猫见我和大黄都同意和老谢合作,便也没有异议,当即扭头回到了谢怀禹的身边,说道:“好,我们商量之后决定跟你合作,但是你要知道,背叛我的话,后果会很严重。”

  老谢躺在地上,一张苍白的脸上看不出喜怒,他只是连连点头,说道:“放心,我跟林杨是老关系了,虽然坑了他一次,但是肯定不会坑他第二次。”

  我点头说道:“最好是这样……老谢,告诉我们,现在我们既然已经惹了白家,下一步该怎么走才能防止被白家报复?”

  老谢苦笑了一声,说道:“下一步无论你们怎么走都逃不开白家的报复,这么跟你说吧,我猜你后背上的血手印八成就是让白家人给印上去的,为的就是怕你对萌二白不利,萌二白是白家人的掌上明珠,你们这么就给她做掉了……白家人肯定是不会善罢甘休的。”

  我越听越惊,不由得看了一眼老猫和大黄。

  老猫还是一副半死不活的面瘫样,不知道都这时候了这家伙为啥还会有心情装酷耍帅。

  大黄则也开始流下了冷汗,显然意识到问题很严重。

  老谢看我们三个都有些慌了,又补充道:“这样吧,既然咱们现在是合作的关系,我再给你们指条明路,白家在城郊貌似有一间祖宅,祖宅后面是他们的祖坟,你们要是真有诚意,去祖坟给他们上个香道个歉,兴许还有些用处。反正萌二白只是重新投胎去了,也不是灰飞烟灭,还有转圜的余地。”

  我一听,这倒是个好主意,连忙询问老猫和大黄的意思,老猫点了点头,稍微有些不情愿地说道:“那就先这么决定,咱们明天去城郊白家看看吧。”

  老谢看跟我们说的差不多了,看了一眼自己身上的红绳,说道:“高人,既然咱们都谈妥了,这该死的红绳可以给我解了吧?”

  老猫笑了笑,一伸手,把老谢身上的红绳收了回来。

  老谢站了起来,活动了一下胳膊,说道:“唉,咱们也算是不打不相识了,以后要想找我,直接给我打电话。地铁里头眼线众多,可千万不能乱说乱看……切记,切记……”

  说完之后,老谢就告辞离去了,望着老谢的背影,我心里头百感交集,没想到初中老同学现在就跟我人鬼殊途了,更没想到的是,我竟然还跟他做了这么一桩生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