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铁诡事

返回首页地铁诡事 > 第八章 捉鬼

第八章 捉鬼

  一听见这句话,我本能的停了一下,然后鼓起勇气问道:“老谢?你在下面?”

  “废话,你连我的声音都听不出来了?”老谢的声音从楼梯里传出来。

  我心里头咯噔一声,刚刚老谢不还给我发过短信么?这家伙刚才用那么惊悚的口吻告诉我我摊上大事了,怎么现在竟然跟没事人似的给我打招呼?

  我连忙问道:“老谢,你刚才给我发短信了?”

  老谢立即嚷嚷道:“什么?谁给你发短信了,你糊涂了吧?”

  我没想到老谢竟然矢口否认,再拿出手机看一眼,老谢的短信明明还在收件箱里,千真万确,这是怎么回事?难不成撞了鬼?

  然而就在这时,我忽然透过值班室的玻璃看到了惊悚的一幕,老谢的手机孤零零地摆在值班室的桌子上,上面还连着耳机,根本就没有在老谢的手上……

  看起来老谢的手机一直都摆在那里,所以刚才的那个短信,似乎真的不是老谢发给我的……

  那究竟是怎么回事?难不成是手机自己给我发了一条短信?

  我越想越害怕,再加上我心里头明白现在的老谢已经不是人了,我只觉得后背已经被冷汗打湿,我连忙说道:“老谢,你快上来,我跟你说点事。”

  老谢却并没有回应我,楼道下面的地铁站台静悄悄的,连点声音都没有。

  我有些好奇,浑身汗毛都竖了起来,我常识性地往下走了几级台阶,再次问道:“老谢?你在不在下面?”

  然而还是没有人回应我,除了死一般的寂静,站台上什么都没有。

  我也不知道哪里来的胆子,干脆一不做二不休,就往下走去,终于走到了站台上,我却发现站台上空空如也,根本没有老谢的影子。

  我有点发慌,放大嗓门说道:“老谢,谢怀禹,咱们俩可是同学啊,你该不是想要害我吧?我可对你不错啊,你要是害我,那可太不仗义了啊?”

  可是我喊了半天,站台上除了我自己的声音在回响之外,再也没有别的声音。

  我冷汗已经流了满头满脸,有些慌乱的四处走着,时不时回头看看,可是站台上连个鬼影子都没有,更别说老谢了。

  可是我刚刚又分明听见老谢从站台这里对我说话,而且显然不是我的幻听,这老谢躲到了哪里去了呢?难不成是在隧道里?

  想到这里,我缓缓往地铁轨道走去,走到站台边上,伸着脖子往隧道里头看。可是隧道里除了无尽的幽深之外,什么都没有,老谢又不是穿山甲,躲到隧道里干啥?

  然而就在这时,我忽然感觉有一双手按上了我的后背,我一个激灵,忽然想起了之前的那个新闻报道。

  说是地铁里一名卧轨身亡的乘客,在查看他临死前的监控录像的时候,发现他明显是被一个看不见的人推下地铁的……

  难不成现在我也遇到了这个情况?

  好在我一直保持着精神的高度集中,再加上我本身身体素质就很好,在那双手按在我的后背上的时候,我猛地向旁边一扭,顺势将后背那股劲道卸了一半。

  可是尽管如此,我已经失去了平衡,我的身子猛地向一旁倾斜,重重的摔在了站台的地板上。

  扑通一声,我摔得肩膀发麻,但是因为害怕背后的人再下杀手,我赶紧又顺势滚出了很远,然后一个鲤鱼打挺翻身起来,恐惧之中带着一丝恼怒,喝道:“到底是谁?谢怀禹,是不是你?给老子滚出来!”

  然而就在这时,我开始听见自己的背后有一阵怪笑声传来:

  “呵呵……呵呵……”是个男人的声音,笑声中还带着一点哭腔。我大略可以猜得出来笑声应该来自谢怀禹,但是因为看不到他,我也不敢确定。

  我连忙扭头,可是身后还是什么人都没有,只有漆黑的站台,还有几盏不算明亮的夜灯。

  笑声还是持续着,呵呵的有些吓人,我再一次回头,还是什么都看不到。

  但是我感到自己的脖子有点发凉,像是有人在对着我脖子吹气。

  我不由自主地联想到了徐梦筠背后的那个鬼娃娃,一想到这里,我整个人都崩溃了,我大声的喊道:“老猫!大黄!你们俩他娘的在哪啊!”

  显然这两个坑爹货没有跟的太紧,因为我喊了半天也没有人回应我,然而我背后的那个不知道是什么的东西一直吹着我的脖子,吹得我整头皮都麻了。

  我只能暂时远离那些危险的区域,比如铁轨,比如楼梯。但是当我走到站台正中的时候,我忽然感觉一双强劲有力的大手从我背后按了下来,我站不稳,一下子就被按在了地上。

  我几乎是用脸拍在了地上,我可怜的,英俊无匹的脸庞,就这么硬生生地被拍在了地上,一下子剧痛传来,我直感到我鼻子里面冒血。

  我痛的大骂了一声娘,可是接下来的事情让我后脊梁都凉透了,我感到一双冰冷的手摩挲我的脖子,顺着我的衣领开始摩挲我的后背。

  那是一种令我恐惧至极的感觉,就像是每一次打针抽血之前,医生用蘸了酒精的棉球擦我的皮肤的感觉,我开始哆嗦了起来,差点就晕过去了。

  然而就在这时,我忽然听见了一声怒吼,这声音很熟悉,好像是老猫的声音。

  然后瞬间我就觉得背后的压力消失了,我连忙翻身起来,看到一白一黑两道身影从我身边掠过,应该就是大黄和老猫!

  我看见大黄手里拿着一支很短的桃木剑,老猫手中举着红绳,朝着一团黑影冲了过去。

  他们两个的动作极快,我自己其实是国家二级运动员,速度和爆发力已经很惊人了,但是看到他们两个人的身手的时候,我都有点自叹弗如。

  那团黑影被拿着红绳的老猫抱了起来,然后便开始发出哀嚎,我听他的声音,大略能够猜出那团黑影就是老谢。

  没想到刚才想要害死我的人竟然是我的初中同学,我心里头的愤怒一下子掩盖了恐惧,也不管他现在是人是鬼,我一下子就冲了上去。

  然而大黄回头瞪了我一眼,说道:“你别动!”

  之后他侧身上前,用桃木剑朝着黑影刺了几下,老谢的哀嚎撕心裂肺,片刻之后,我看到他的轮廓从黑影之中浮现出来,但是却被老猫的红绳捆得结结实实,跟刚才的鬼娃娃一模一样。

  老猫腿上发力,一下子就把老谢按在了地上。

  老谢脸色惨白,浑身散发着一种诡异的气息,扑通摔在了地上。

  大黄一脚踩上去,冷笑说道:“看你还怎么害人。”

  老谢呜呜咽咽的哭着,从地上扭过头来看着我,我看到他一张脸已经严重扭曲了,脸上带着青气,真的就是个死人,没有一点活气。

  我先是倒吸了一口凉气,被吓了一跳,但是瞬间就恢复了冷静,又开始愤怒起来。

  我冲了过去,重重一脚踢在老谢的脸上,骂道:“你他娘的畜生,我是你初中同学啊,你连你初中同学都害,真他娘不是人!”

  老谢被踢了一脚,并没有什么反应,只是默默地看着我,眼神里头似乎有些内疚,他用一种恳求的语气说道:“林杨,别这样,咱们兄弟一场……”

  我立即打断他的话,说道:“放你娘的屁!你也配说兄弟一场?刚才不是你差点把我推到地铁里?”

  老谢苦笑了一声,说道:“林杨,你看看我,看看我,我现在都这个德行了,你得理解,我真不是故意想要害你的。”

  我啐了一口,说道:“不是故意想要害我?那难道还有人逼着你害我?”

  没想到老谢却点了点头,说道:“真的,你还真说对了,真的有人逼着我害你……”

  我一听,一时有点发蒙,老谢不是已经是鬼了么?难不成竟然还有人可以逼着一只鬼做事情?这也太扯了吧?

  老谢警惕的四下看了看,说道:“这里不安全,你们把我弄出去吧,弄出去之后我再跟你们细说,林杨,咱们毕竟同学一场,你就当是给我最后一个机会,行不?要是出去之后你们还不满意,到时候想要怎么处理,我都听你们的,行么?”

  我见老谢说的十分诚恳,心里头不由得动了恻隐之心。

  老谢说的不错,我们两个毕竟是同学一场,虽然老谢他对我无情,但是我也做不到对他无义。再说现在老谢已经是个死人,是个鬼了,他总不能还有别的招数吧?

  但是我不敢擅自做主,毕竟现在我是在老猫手下打工,他是我的老板。

  于是我抬头问老猫:“老猫,咱们怎么办?”

  老猫看了看谢怀禹,冷笑一声,说道:“既然这家伙想要出去,那咱们就把他弄出去,反正已经给他捆上了,我就不信这家伙能从我的红绳里头逃出去。”

  说完,老猫和大黄两人扛起了谢怀禹,就往地铁外面走去,我紧跟在后面,心里头始终觉得有点不太对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