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铁诡事

返回首页地铁诡事 > 第七章 是人是鬼

第七章 是人是鬼

  我吓得一个激灵,后退了两步,再仔细去看那张报纸,因为我明明刚才还和谢怀禹通过电话,这家伙显然是个活生生的人,并没有死啊。

  可是那张报纸上的日期显然是半个月前,而谢怀禹的照片就那么登在那里。

  报纸上清清楚楚的写着,地铁值班人员谢某……

  我越看越觉得浑身发冷,原来这个在地铁雍和宫站值班的少年不是别人,竟然就是我的初中同学,老谢,谢怀禹。

  我赶紧问道:“这个人是我的初中同学,我前几天坐上地铁末班车之后,还在出站的地方碰见了他,这是怎么回事?”

  老猫听罢,脸色一变,沉吟不语。

  大黄则有点不信,说道:“你没看错吧,这家伙已经死了半个多月了,尸骨已寒,你怎么会在地铁里头见到他?”

  我连忙点头说道:“千真万确,千真万确,我今天晚上和梦筠进到地铁里头还是多亏了他来开的门呢……对了,我这还有他的名片。”

  说完我从口袋里面摸出了谢怀禹的名片,然后递给了老猫和大黄。

  老猫看了看,又拿到鼻子边上嗅了嗅,说道:“阴气很重,应该是死人的东西。”

  大黄也点了点头,说道:“这么说来,这个谢怀禹有问题,已经是个死鬼了?”

  老猫点头,说道:“看样子是这样的,不过这小子应该是惹了地铁里头不干净的东西被鬼勾走的,他死后魂魄应该有恶鬼来牵引啊……为什么还会阴魂不散的在地铁里头呆着呢?”

  我越听越害怕,当即插嘴问道:“那我背后的这个血手印是不是也是老谢给按上去的呀?”

  老猫摇头说道:“这个我还说不准,毕竟你坐过了地铁末班车拉鬼车,那辆车上的鬼太多了,谁知道是哪只鬼在你背后印上了记号。”

  我越听越慌,只觉得冷汗都流下来了,我想了想,又问:“老猫,那你们能不能还用之前的那个方法,把我背后的鬼引出来,再给降服了?”

  老猫还没说话,大黄就打断道:“别胡说了,之所以能够帮徐梦筠驱鬼,是因为跟上她的鬼是个鬼娃娃,鬼娃娃虽然很凶,但是毕竟死的时候心智没有成熟,变成鬼之后也不够狡猾,所以容易上钩,你再看看你背后的这个血手印,显然是个成年老鬼,这种鬼胆子小,性子诡,他一般只会躲在背后害人,要是想让他冒头,那可是难如登天。”

  我听大黄这么说,知道想用之前的方法对付我背后的这个鬼,简直是不可能了。

  我叹了口气,问道:“那现在咱们怎么办?总不能坐以待毙吧?”

  老猫摇头说道:“不会,你放心,既然那只鬼在你背后按上了血手印,就说明他已经对你起了杀心,这样的话,他早晚有露出马脚的一天。”

  我问道:“那现在呢?咱们就这么干坐着,等着鬼上门?”

  老猫说道:“当然不能坐以待毙,林杨,你既然能够跟谢怀禹有联系,那不如去试探一下,那个谢怀禹一定知道些什么,而且对我们来说,他也很重要,别忘了,我们这次北上就是为了调查地铁了那些抬轿子的究竟是什么人。”

  我一听,心里头有点发慌。虽然之前我联系过老谢,但是那时候我还不知道他已经死了,现在是个鬼,如果我一早知道他是鬼的话,我绝对不敢给他打电话。

  现在既然知道了,我总不能给一个鬼打电话吧?这也太瘆人了。

  大黄看我面露难色,估计也是猜到了我心里头的想法,他走过来拍了拍我的肩膀,说道:“林杨,你可得拿出点勇气来啊,既然决定了加入我们这一行当,就不能怕这些东西,咱们就是跟鬼打交道的。”

  我点了点头,掏出手机,做了个深呼吸,说道:“好,我现在就打电话,那我要跟他说些什么呢?”

  老猫说:“你跟他约个地方,咱们只要见面了就一切好说,剩下的事情交给我和大黄就没问题。”

  听到老猫这么说,我心里头也踏实了一些,毕竟他和大黄的本事我是亲眼见过的。谢怀禹虽然是只鬼,但是死了没几天,应该没什么能力,连那只黑色的鬼娃娃萌二白老猫他们都能收服,想必一个新死没几天的鬼肯定不在话下。

  想到这里,我就拨通了老谢的电话。

  嘟嘟嘟几声之后,电话通了,老谢的声音立即传来:“林杨,怎么了?你活着出来了?”

  不知道为什么,也许是心理作用,我现在再听老谢的声音,总觉得他的声音显得有些阴郁,竟然真的有种阴森的感觉。

  我强装镇定,问道:“老谢,你在哪啊?我想跟你聊聊。”

  老谢沉默了一会,说道:“林杨,咱不是说好了么,你要是惹了鬼,可千万别来找我,怎么,你想反悔?”

  我赶紧说道:“不是的,不是这样的,我没有惹鬼,就是心里头不踏实,想跟你说说话。”

  我用力装出一副镇定的样子,尽量不让老谢发现。老谢似乎也真的没有发现,他又沉默了一会,这才说道:“好吧,我还在XX地铁站里面值夜班,你过来吧。”

  挂掉电话,我给老猫说了一下那个地铁站的位置,我们仨一合计,立即就出发奔着那个地铁站而去。

  我现在终于明白为啥老谢每次都上夜班了,因为这家伙白天根本就没办法出来,他是个鬼。

  凌晨三点多,我们已经到了地铁站,地铁站的铁栅栏竟然开了一道小门,我不知道是老谢故意留给我们的,还是他根本就忘了关。

  凌晨三点的时间,街道上已经没有任何人了,偶尔有一两辆出租车从空旷的公路上驶过,留下呼啸的声音。

  路灯昏黄的亮着,路旁的树荫显得格外阴森恐怖。

  我望着黑咚咚的地铁入口,问老猫:“咱们现在进去?”

  老猫和大黄对望了一眼,然后对我说:“林杨,你先下去吧,谢怀禹现在应该很敏感,如果他看到咱们三个人一起走的话,只怕是会逃跑的。”

  我一愣,问道:“什么意思?你们俩拿我当诱饵?你们俩不进去么?”

  大黄连忙摆手说道:“林杨,你不要这么想嘛,什么叫拿你当诱饵?说的这么难听,我们这是害怕打草惊蛇。你放心,我们两个悄悄跟在后面,只要你出了什么意外,我们绝对第一时间赶到。”

  虽然大黄说话的时候态度诚恳,但是我还是不太信任这两个家伙,毕竟这俩人跟我才认识不超过二十四小时,他们究竟是好人坏人我都分不清楚。

  我眉头紧皱,说道:“我凭什么相信你们俩?”

  大黄咂了咂嘴,说道:“哎呀,人和人之间最重要的是什么?是信任,林杨,你放心吧,我们两个都是老手了,绝不会失手,你就放心的去吧。”

  我虽然还是不太乐意进去,但是没办法,现在的情况已经是箭在弦上了,我只能点头说道:“那你们两个一会可得跟紧点,千万不能让我出意外啊。”

  老猫默默点头,说道:“放心,对了,你背后的血手印凶得很,只怕是被厉鬼跟上,千万当心。”

  我本来都已经平静下来,一听见这句话,整个人又不好了。

  没办法,谁让我被厉鬼缠上了,想到这里,我只能一头钻进了铁栅栏,沿着楼梯往地铁深处走去。

  晚上的地铁里面寒气逼人,没走几步我就开始浑身发冷。

  本来我已经跟老谢说好了在地铁见面,可是这家伙始终没有出现,这让我心里头隐约生出了不好的预感。

  一直等我从楼梯走到地铁的进站口,老谢都没有出现。他所在的值班室就在进站口里面,可是从我这里看过去,值班室里除了有一盏不算明亮的台灯发着柔软的光芒之外,根本没有任何人影。

  我有点慌了,开始低声喊道:“老谢?谢怀禹?老谢?”

  喊了几遍,还是没人搭理我,我越来越慌,刚想要再问,忽然我的手机提示音响了起来。

  一声短促的声音,在宁静空旷的地铁站里面显得十分突兀,我吓得冷汗直冒,赶紧拿出手机,只见屏幕上显示着一条短消息:

  “你摊上大事了。”

  就这么一句话,显示在手机上,发信人是谢怀禹。

  我脑袋嗡的一声,只觉得头皮一下子全都麻了。

  老谢竟然发短信告诉我,我摊上大事了,什么大事?难不成老谢已经知道了我和老猫、大黄过来找他?难不成老谢已经知道我们发现了他的秘密,知道了他是鬼?

  我当时就慌了,第一反应是赶紧跑,我立即扭头,刚要跑的时候,忽然听见老谢的声音从地铁站下一层的站台方向传来:

  “林杨,是你在上面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