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铁诡事

返回首页地铁诡事 > 第六章 大展身手

第六章 大展身手

  我的第一反应是惊叫,但是刚一张嘴,立即就被大黄捂住了嘴。

  他显然很有经验,一看见我的表现就知道我要干什么。大黄低声在我耳边说道:“别叫,好不容易把这小祖宗引出来了,你要是一嗓子把她吓跑了可就前功尽弃了。”

  我连忙压低了声音说道:“现在怎么办,梦筠已经鬼上身了,咱们去不去救她?”

  大黄低声说:“别着急,现在鬼娃娃刚冒头,等她稳住了身形,咱们再上。”

  我只好静静的看着,只见梦筠背后的那一团影子越来越大,越来越大,渐渐可以看出来是个小孩的轮廓,她梳着两个牛角辫,显然就是地铁上那个拍皮球的鬼娃娃萌二白。

  我冷汗滴答滴答地滴在地上,大气都不敢出,就这么静静的盯着。

  鬼娃娃先是在梦筠的头上蹭了蹭,然后又慢慢地顺着梦筠的脖子爬了下去,爬到了梦筠的后背,然后两只小手按在梦筠的肩膀上,脑袋一动一动的在那吹气。

  原来这就是鬼吹灯……我心里头暗自想道,整个人都已经精神了,一点困意都没有。

  然而大黄却忽然开始翻找自己的背包,似乎再找什么东西。

  我好奇地扭头看,只见大黄从背包里拿出来了一个矿泉水瓶子,瓶子里面似乎有什么液体,我连忙问道:“大黄,这是什么?”

  大黄嘿嘿一笑,说道:“这是对付小鬼的利器,童子尿!”

  我一听,吓了一跳,这一瓶子童子尿到底有何妙用?难不成要喂那个小鬼喝掉?

  我还没来得及再问,大黄一把按住我,然后把头伸出了厕所,看了看,问老猫道:“师父,怎么样?现在行动?”

  老猫一双眼睛在黑暗里显得尤为炯炯有神,他看了看,摇头说道:“不着急,现在还不稳,一会我拉红绳,你泼尿,那个叫林杨的,你呆在这别动。”

  我只好点头,看起来这俩人不是第一次行动了,对一切的掌握都很有火候。

  我再扭头去看,只见梦筠背上的鬼娃娃还是静静的趴着,脑袋前后在动,应该还是在吹气。而梦筠的脸色已经阴沉的要滴出水来,我看她脸上带着青气,一看就是招鬼的面相。

  就在这时,老猫忽然大喝一声,猛地一脚踹开了厕所的门,然后双手拿着红绳就朝着梦筠冲去,嘴里高声喊道:“红绳锁鬼!”

  大黄也立即拧开了矿泉水瓶子,紧跟着老猫冲出了厕所,他们两个身形相当快,三步两步就冲到了梦筠的面前。

  梦筠被吓得花容失色,但是还是强忍着不说话,不出声。

  在老猫手电的光芒之中,我隐约看到了梦筠背后的那只鬼娃娃。

  她满脸的血污,眼睛瞪得老大,几乎已经从眼眶里面瞪了出来,长长的舌头吐在外面,鼓着腮帮子,正一口一口地朝着梦筠的脖子吹气。

  多亏现在梦筠看不到那只鬼娃娃,要不然恐怕她会吓死。

  而我虽然离得很远,但是照样被吓得差点叫出声来。

  这时候老猫已经冲了上去,我明显看到那个鬼娃娃的脸庞剧烈的扭曲了起来,只见老猫两手分开,红绳缠绕,一下子就把那个鬼娃娃给捆了起来。

  红绳绕在鬼娃娃的身上,那个鬼娃娃疯了一样的大叫,声音很难听,就像是鹅的叫声,声音很大。

  梦筠回头一看,吓得两眼一闭,直接晕厥了过去,摔倒在了地上。

  这时候老猫已经成功将那个鬼娃娃绑了起来,看上去像是个大粽子。

  老猫猛地用力,一把便将那只鬼娃娃扔在了地上,大黄快步跟上,手中矿泉水瓶子倾洒,童子尿滚滚而出。

  童子尿浇在鬼娃娃的头上,一股烧焦了的味道传来,我看见那只鬼娃娃就像是融化了一样,身子开始变得越来越小,渐渐的消失在了那泡童子尿里……

  老猫和大黄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显然两个人刚才那一通爆发,也耗费了不少的体力。

  我赶紧从厕所里面冲出来,抱起了地上的徐梦筠,好在她呼吸还很稳定,可能只是因为过度惊吓而晕厥了。

  大黄大口大口的喘着气,说道:“哎哟,这个鬼娃娃还挺厉害的,看样子已经是黑色的了,本事不一般啊……”

  我连忙问道:“黑色?这是什么意思?”

  大黄说道:“唉,跟你们外行人也说不清楚,这个鬼呀,它们都是有级别的,粗略地来讲,可以用颜色来区分。最低级的是白色的,再厉害点的是灰色,然后是黑色,红色,到了最厉害的境界,那就是青色了……黑色以上的,基本上都可以称之为厉鬼,这鬼娃娃年纪不大,已经是个厉鬼了……”

  我一听,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没想到这个拍皮球的萌二白竟然已经是个厉鬼了,难怪那么喜怒无常。

  我忽然想起了自己后背上的那个大手印,赶紧问道:“大黄,那给我背后按手印的那个鬼,是个什么颜色的鬼?”

  大黄叹了口气,说道:“我又不是神仙,见都没见过,我怎么就知道它是什么颜色的?”

  我只得叹气,又问道:“那现在既然降服了这个鬼娃娃,下一步是不是该给我驱鬼了?”

  老猫冷冷地看了我一眼,喘了两口气,点了一支烟,说道:“第一次免费,第二次可就得收钱了……”

  我一听,哆哆嗦嗦问道:“我可是个穷学生啊,你们要收多少钱?”

  大黄笑了笑:“不贵,一次五千,要是情况危险的,另加五千。你看这个鬼娃娃,其实已经算是个厉鬼了,按照行情应该是要收一万元的。”

  “一万元?!”我吓得差点一屁股坐在地上,这也太贵了吧?

  “两位高人,我哪去给你找一万元啊?”我无奈的说道。

  大黄笑了笑,说道:“兄弟啊,这可是人命关天的事情,你说是你的小命重要,还是这一万块钱重要?”

  我一愣,觉得大黄说的不错,现在闹成这个样子,鬼的厉害我也算是见识过了,大不了回去找我爹要钱,总不能把一条小命搭在这吧?

  可是我爹偏偏又是个无神论者,对封建迷信的事情最厌恶,要是让他知道了,他肯定不信,会觉得我是骗钱去干别的事情。

  一想到这里,我就愁了起来,问道:“两位高人,我只怕是真的拿不出这么多钱,要不你们看看,我给你们打工还钱,行么?”

  老猫听了这话,眉头一皱,沉吟不语。

  大黄似乎看得出来我真的没什么钱,便拉着老猫走到一旁低声嘀咕了一阵,大概几分钟之后,俩人走了回来。

  大黄开口问道:“打工也不是不可以,但是你得明白,我们是做趟阴的生意的,就是跟鬼神打交道,随时都有生命危险。这你能接受么?”

  我现在只想要早点把身上的鬼驱散,其他的完全不做考虑,没等大黄说完,我就拼命的点头说道:“没问题,这都没问题。”

  大黄笑了笑,说道:“除了生命危险,我们这一行也很辛苦,经常成宿成宿地不睡觉,这你也没问题?”

  我赶紧点头:“也没问题。”

  大黄见我态度良好,看了看老猫,老猫点了点头,说道:“那就收了你,跟着我们干吧。话说好了,事成之后,酬金我拿六成,大黄拿三成,你只能拿一成。”

  我一听,心里头默默翻了个白眼,没想到这老猫是个如此狡猾之人,自己要拿六成的酬金,只分给我一成,驱一次鬼按照五千元来计算,我只能拿到五百块钱……想要还债,至少要跟他们驱散二十个鬼。

  我虽然知道这是件赔本买卖,但是话一出口,我又怎么好反悔,只能自认倒霉,上了贼船。

  商量妥当,我们先把徐梦筠送回了宿舍,然后就回到我的出租屋里歇歇脚。

  按照老猫他们的说法,徐梦筠今天睡一觉,明天起来之后应该就没什么问题了,那个鬼娃娃萌二白算是彻底被降服了。

  回到出租屋,老猫和大黄也不客气,就大喇喇地在客厅里坐下了。

  老猫开门见山,直接给我介绍起来了他们最近的工作。这两个人其实本身是在广东一代活动,这次北上,是因为一件地铁灵异事件。

  这件事情我也知道,因为它已经上了新闻,闹得满城风雨。这件事就是雍和宫地铁站值班少年,声称看到隧道里有人抬轿子经过的事情。

  本来事情倒也不大,无非是看见了不该看见的东西,可是那个值班的少年偏偏在第二天暴毙身亡,死相还很难看,这就引起了很大的恐慌。

  我听老猫说到这里,连忙打断道:“不对啊,我有个初中同学也在地铁工作,他说那个值班的少年是他的发小,并没听说他发小暴毙啊。”

  老猫一愣,从背包里掏出一张报纸,丢在我面前,我低头一看,立即倒吸了一口凉气,只见报纸上写着:“地铁值班人员谢某目睹灵异事件,翌日清晨暴毙家中。”

  而那报纸上的配着的照片,竟然赫然就是谢怀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