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铁诡事

返回首页地铁诡事 > 第五章 高人

第五章 高人

  看到这一幕的时候,我整个人都从地上跳了起来,这简直太可怕了,因为这两个血手印肯定就是萌二白留下来的。

  难怪之前梦筠一直说感觉脖子上凉飕飕的好像是有人在吹起,看这个血手印的形状,不就是刚才有个鬼娃娃趴在梦筠的背后么?

  梦筠也顾不得害羞了,连忙把自己宽松的T恤脱了下来,好在梦筠里面还穿着一件小吊带,要不然的话可就囧了。

  那个长头发的很冷酷的男子连忙接过那件衣服,口中念念有词,然后掏出打火机来把那件外衣烧了,然后猛地伸出手来,在梦筠的两个肩膀上重重地拍了两下。

  “啪、啪……”

  声音清脆,我眼睁睁看着梦筠白皙的肩膀上浮现出两个鲜红的巴掌印子。

  梦筠强忍着疼痛,脸上表情惊慌失措,但也不敢多说什么。

  拍完了之后,那个长头发的冷酷男子又看了我一眼,说道:“奇怪,真是奇怪,你们两个怎么惹上这么凶的东西了?”

  我一看这冷酷男子像是个高人的样子,赶紧把我们两个坐地铁末班车的前因后果对他说了,说完之后,那个冷酷男子笑了笑,说道:“算你们两个命大,竟然撞上了我们。”

  说着,他从牛仔裤里掏出来了一张名片,递给我,我接过一看,只见名片上写着:老猫,职业趟阴人,电话:138xxxx7509。

  我一愣,问道:“趟阴人?什么是趟阴人?”

  那个叫老猫的男人撇了撇嘴,然后他身后的大黄就说道:“所谓趟阴人,就是专门处理一些灵异事件的人士,这位是老猫,是我师傅,我叫大黄。”

  我又是一愣,没想到这两个年纪不大的人竟然是处理灵异事件的专业人士,老猫看上去不过才三十岁左右,那个大黄年纪就更小,可能比我也大不了几岁。从事这种工作的一般年纪越大越有说服力,他们两个这么年轻,怎么看怎么像是骗子。

  可是根据他们刚才处理徐梦筠背后血手印的方式来看,又显然都是有真本事的人,我不由得有些疑惑,不知道该不该相信他们。

  大黄见我表情将信将疑,便上前一步,说道:“我知道,你肯定觉得我们俩年纪太轻,像是江湖骗子,这样吧,我先帮你们解决小鬼上身的事情,这一次给你们算免费,要是能成功解决了,那你们也帮我们打打广告,怎么样?”

  我一听,天底下竟然有这样的好事?当即连忙同意,点头说道:“那可真是谢谢了。”

  徐梦筠现在还没有回过神来,脸色煞白煞白,我看她穿着个小吊带在风中颤抖,赶紧脱下衣服给她穿上。

  没想到一脱衣服,老猫忽然喊道:“别动!”

  我一愣,僵在了原地,问道:“怎么了?你可别吓唬我啊?”

  老猫指着我背后,说道:“大黄,你看看,这是怎么回事?”

  大黄走过来看了两眼,砸吧砸吧嘴,说道:“这下子问题可严重了,我本以为你们俩只是招上了个鬼娃娃,没想到你们俩招的可不只一只鬼啊……”

  我吓得冷汗都出来了,连忙问道:“怎么了,到底出什么事情了?”

  大黄掏出了手机,朝着我后背咔嚓照了一张,然后将手机递给我,我接过一看,只见我后背上竟然有一个硕大的血手印,从轮廓来看,只怕是个成年男人的手掌……

  我吓得冷汗都出来了,连忙问道:“这是怎么回事啊?”

  大黄笑了笑,说道:“你也别慌,这种事情不是没发生过,前几天地铁十号线上有个乘客莫名其妙大晚上的卧轨了,你听说了么?”

  我赶紧点头,这件事情闹得满城风雨,我肯定是听说过的。

  当时似乎是晚上,地铁里的客流量也并不多,但是偏偏有个乘客就这么跳下了站台,卧轨而亡了。警方调查之后发现这个青年生活顺风顺水,并没有任何不顺心的事情,所以根本不像是自杀,所以初步的断定应该是他杀。

  但是当调查这件事情的人查看了当晚的监控录像的时候,可怕的事情发生了,根据监控录像里的显示,那个卧轨的人似乎是被一双无形的手推下去的,因为他是上躯干不自主地前倾,然后失去平衡掉下了站台。

  可是监控录像里根本就没有拍下任何推他的人,换句话说,他是被一个看不见的人推下的站台……

  我越想越害怕,连忙问道:“你们的意思是……我背后这个血手印就是当初推那个乘客下站台的手?”

  大黄苦笑了一声,说道:“你别自己吓唬自己,我可没这么说哦……”

  我有点崩溃,问道:“那怎么办?你们能不能免费把我这个鬼也解决了?”

  大黄没说话,老猫冷冷地说道:“别着急,事情总得一件一件做,这姑娘背后的鬼娃娃比较凶,还是先解决她吧。”

  我只好点头,便问道:“怎么解决?”

  老猫问徐梦筠:“你之前有没有晚上见鬼的经历,除了在地铁上?”

  徐梦筠想了一会,说道:“我在宿舍的楼道里面见过她……当时她在拍皮球。”

  老猫点了点头,说道:“好,那咱们就去找个楼道吧……看起来这个鬼娃娃喜欢拍皮球啊……”

  我有点糊涂,问道:“找个楼道?干什么?”

  老猫笑了笑,说道:“当然是把鬼娃娃请出来了。”

  我一听,浑身鸡皮疙瘩都要掉出来了……

  老猫见我脸色大变,说道:“别害怕,要是今天能把她送走,这姑娘以后应该就没事了,要是熬不过今天,只怕是明天咱们得给她收尸。”

  梦筠一听,当场就吓哭了,我赶紧过去安慰她,但是又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大黄见徐梦筠吓哭了,也赶紧过来安慰,一边安慰一边问我:“你们学校有没有什么很阴森的楼道,晚上没人去的?”

  我想了想,说道:“那就去教学楼吧,教学楼晚上关门了,但是我知道一个职工的后门可以进去,一晚上应该都没有人的。”

  大黄点了点头,当即便让我带路,朝着我们大学的教学楼走去。

  我们走到教学楼的时候是半夜一点多,大部分人现在都已经睡了,所以校园里空空荡荡的。

  老猫和大黄两人默默的跟在我和徐梦筠后面,他们俩一人一身黑衣服,一人一身白衣服,乍一看还以为是黑白无常。

  我带着他们从职工专用的后门进了教学楼,现在整个教学楼里都黑灯瞎火的,什么都看不见,我用手机的手电筒照亮,勉强可以看得清路。

  进了楼道,老猫便开始四下查看了起来。教学楼的楼道狭长深邃,大概有五十米的长度,两侧是厕所和楼梯,中间则是一排排教室。

  老猫沿着楼道走了两圈,最后指着背光的一面,对徐梦筠说道:“姑娘,一会你就站在这,记住,不管发生了什么,千万不能说话,千万不能回头。”

  徐梦筠脸色还是惨白,她可怜兮兮的问道:“为什么?”

  老猫笑了笑:“不为什么,为了你的小命。”

  徐梦筠只好点头,又问道:“那你们去哪?”

  老猫又笑了笑,说道:“我们躲在厕所里,悄悄看着。”

  徐梦筠一听见要让她自己站在这个黑灯瞎火的楼道里头,当时就有点崩溃,连忙可怜地望向我,问道:“林杨,你能不能留下陪我?”

  我刚想说话,老猫就摆了摆手,说道:“不行,谁也不能陪着,一个人才能招鬼,人太多鬼娃娃可能会不敢现身。”

  我只得苦笑,对梦筠说道:“加油,我们就在旁边,肯定不会离开的,你放心吧。”

  徐梦筠只能强忍住泪水,点了点头。

  老猫临走,又对徐梦筠叮嘱了一句:“一会要是感觉有人对着你脖子吹气,千万别回头,要是听见有人喊你的名字,也千万别答应,记住了么?”

  徐梦筠点了点头,已经有点要被吓哭了。

  大黄叹了口气,说道:“唉……招鬼容易送鬼难,姑娘,自求多福吧……”

  说完我们三个就藏身到了厕所里面,从厕所的门缝偷窥楼道里的一举一动。

  梦筠孤零零地站在楼道里,有点手足无措,等了一会,并没有什么变化,我有点着急,低声问道:“咱们就这么干等着?鬼娃娃就会出来了?”

  大黄点了点头,说道:“没错,这种方法招鬼最保险,不会激怒鬼娃娃。”

  我只得沉默,继续趴在门缝上看着。

  转眼过去了半个钟头,我甚至都有点犯困,可是还是没有看到鬼娃娃的影子。

  但是老猫和大黄两个人却很精神,好像随时都保持着精神的高度紧张。

  楼道里空空荡荡,因为这里是背光的一面,外面的月光都照不进来,我从厕所看梦筠,也只能看到一个黑黑的影子。

  我刚想要直起腰来休息一会,忽然我看到徐梦筠的影子的轮廓变了,好像从她的背后冒出来了一团黑色的阴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