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铁诡事

返回首页地铁诡事 > 第四章 血手印

第四章 血手印

  我摇了摇头,说道:“我也不知道,也许是它们还没有出现,上一次我也是坐了两三站之后才遇到的萌二白。”

  话音未落,地铁车门已经关上,列车发动,整个车厢都震了起来。

  徐梦筠赶紧一把抓住我,我们彼此都可以听得见彼此的心跳,车厢里面安静的吓人。

  我心里头着急,忽然开始低声的叫:“萌二白?萌二白?”

  可是叫了两声,并没有人来回应我,徐梦筠被我吓得脸色有点白,赶紧拽着我的胳膊说道:“林杨,你别叫了,你叫得我害怕。”

  我只好闭嘴,然而就在这时,我忽然听见背后有一个苍老的声音说道:“喊什么喊,没看见有人睡觉吗?”

  我回头一看,只见地铁的座椅上躺着一个身穿着土黄色外衣的老太太,她头发花白,背对着我们,看样子应该很大岁数了,我吓得一个激灵,连忙说道:“对不起,对不起……”

  徐梦筠更是吓得连话都说不出来了,我赶紧把徐梦筠的脸扭到一边去,因为我知道这个老太太的样子肯定很吓人。

  果然,那老太太缓缓的把脸转了过来,我看到那一蓬花白头发的下面竟然是一个已经没有皮肉的骷髅……

  “啊……”虽然我有了心理准备,但是我还是吓得叫了一声。

  老太太似乎很不乐意,说道:“叫什么叫,咋咋呼呼的,你们又不是第一趟上这辆车了,没见过我们么?”

  我连忙又低下头,假装摆出一副谦卑的样子,其实是为了避免看到她的那张恐怖的脸。

  我连声说道:“对不起,对不起……叨扰您了,我们是来找萌二白的,不知道您认识她么?”

  老太太笑了笑,说道:“萌二白谁不认识,这地底下的人,又有谁不认识他们白家的人?嘿嘿,老婆子我看你们俩还年轻,奉劝你们一句,萌二白那小丫头凶得很,你们要是招惹了她,可就等着来跟我老婆子作伴吧……”

  我一听,冷汗都把衣服打湿了,我赶紧问:“奶奶,那我们有什么办法能破解呢?”

  老太太长叹了一声,再也没有说话,我一抬头,却看到地铁车座位上的那个老太太已经不见了踪影。

  我连忙低声告诉徐梦筠:“别怕了,老太太已经走了。”

  徐梦筠这才扭过头来,睁开眼睛看着我,我借着地铁里面的夜灯的光,隐约看到徐梦筠的眼中已经有了泪水。

  我赶紧拍了拍她的肩膀,说道:“没事,别害怕,我看这些鬼都还不是太凶,你看这个老太太不也没伤害咱们么?”

  徐梦筠勉强点了点头,还没说话,忽然,我听见隔壁的车厢里面再次响起了那个拍皮球的声音。

  “啪、啪、啪、啪……”声音富有节奏,显然跟之前萌二白拍皮球的声音一模一样。

  我连忙试探性的问道:“萌二白,是你么?”

  片刻后,萌二白的声音从远处传来:“林杨哥哥,我不是让你一个人来么?为什么还多带了一个?”

  我一愣,然后说道:“我害怕一个人来你无聊,所以就多带了一个人。”

  萌二白在黑暗中说道:“可是她的技术不好,根本就不会玩。”

  我又说道:“技术不好可以学习嘛,她还是很有悟性的……”

  萌二白沉默了一会,才说道:“好吧,那就再给她一次机会。”

  说完,啪的一声,萌二白的皮球从地铁的车厢里面弹了出来。

  我赶紧接过手里,然后将那个血淋淋的皮球递给梦筠,说道:“梦筠,快,你把这个皮球扔给她。”

  梦筠厌恶的看了一眼那个血淋淋的皮球,但是没办法,她只能忍着恶心,将那个皮球朝着黑暗的车厢里面扔了过去。

  皮球在车厢内弹了几下,又回到了萌二白的手里,这一次梦筠的表现似乎让萌二白比较满意,她又开始咯咯咯的笑了起来。

  我们陪着萌二白玩了一会,我见时机成熟,便鼓起勇气问道:“萌二白,怎么样,这个姐姐是不是也很会玩?”

  萌二白说道:“嗯,她还不错。”

  我顺势说道:“既然这样,那你以后晚上是不是就不要去宿舍楼里找她了?”

  说完这句话,我紧张的连呼吸都不顺畅了,地铁里面除了列车轰隆隆奔驰的声音,没有别的任何声响。

  然而就在这时,地铁正好驶入了下一站,站台上微弱的光芒照射进来,我隐约能够看到萌二白苍白的、带着鲜血的面孔……

  萌二白的表情很狰狞,她一双大眼睛狠狠地瞪着我,我一愣,浑身的鸡皮疙瘩都已经起来了……

  然而就在这时,地铁车门也随着“嘟嘟嘟”的提示音打开了……

  萌二白忽然张开了嘴巴,我看到她的嘴里全都是尖利的牙齿,只听她嘶声说道:“林杨,你在命令我吗?!”

  她说这句话的时候,声音再也不是一个小女孩的声音,而是带着一种苍老的、怨毒的感觉,我被她的话吓得一个激灵,不由自主地后退了几步。

  徐梦筠也是一声惊叫,浑身哆嗦了起来。

  我忽然听见一个苍老的声音在我背后响起:“要是不想死,这站赶紧下车,快!”

  我听到这话,立即拽着梦筠,从地铁车门里跑了出去,看样子我刚才的那句话已经激怒了萌二白,没想到这个小姑娘果然如那个老大爷所说,这么易怒。

  我和徐梦筠刚刚从地铁上钻下来,地铁的车门便立即关闭了,借着站台的灯光,我隐约可以看到萌二白那一张惨白惨白的脸孔贴在车厢的玻璃上盯着我们。

  我只觉得后背的冷汗已经把衣服全都打湿了,看来我还是操之过急,还没有和萌二白混熟就急着谈条件,这下子是彻底惹了这个可怕的鬼娃娃。

  转眼那辆拉鬼车已经轰隆隆的驶入了隧道之中,我和徐梦筠扶着膝盖喘着粗气,简直都要吓尿了。

  徐梦筠的脸色已经不能再苍白了,她一脸无助的看着我,问道:“林杨,怎么办,现在怎么办?”

  我苦笑一声,说道:“不知道,这下子我是真的不知道了。”

  我看了看周围,地铁里面的环境很阴森,让人不寒而栗,当今之计,还是要先出去。我赶紧掏出手机给老谢打了个电话,谢怀禹很快接听了电话,问我:“怎么了?这么快就完事了?”

  我连忙说道:“什么完事了,简直是完蛋了,我们现在在XX地铁站,你赶紧过来把我们放出去……”

  谢怀禹叹了口气,说道:“我联系那站值班的同事放你们出去吧,唉,明天再跟我说细节吧。”

  挂了电话,我带着徐梦筠在老谢同事的帮助下出了地铁站,现在还不到十二点,街上灯火通明。

  但是我和徐梦筠的心里头都有点发憷,毕竟刚才鬼娃娃萌二白的话还有她的那张脸很吓人。

  这一站距离我们的学校并不算远,我们俩慢慢地往回走,刚走了几步,徐梦筠忽然低声说道:“林杨,我怎么感觉脖子上凉凉的,好像有人在吹气呢?”

  我一听,冷汗直冒,扭头去看徐梦筠身后,可是她身后空荡荡的分明什么都没有。

  我连忙说道:“梦筠,你别自己吓自己,你身后什么东西都没有。”

  徐梦筠脸色很难看,说道:“该不会是鬼吹灯吧?”

  我连忙啐道:“呸呸呸,别胡说,应该只是你的心理作用,明天咱们再去找高人来看看,应该就好了……”

  说完我赶紧拉着徐梦筠往路灯多的地方走,因为这件事闹得我心里头也瘆的慌。

  走了几步,徐梦筠忽然脚下拌蒜,摔了一下,然后趴在地上大口的喘着粗气。

  我吓了一跳,赶紧问她:“怎么了?”

  徐梦筠连连摇头,却并不说话。

  这时候忽然从我们对面走来了两个男人,头一个男人三十岁左右,穿着一身黑衣服,长发飘飘,长得有点阴郁。第二个男人二十岁出头,头发剪得很利索,脸上带着微笑,一看就是个暖男。

  这两个人走到我们面前的时候,头一个长头发阴郁的男人忽然“咦”了一声,看着徐梦筠,说道:“大黄,这姑娘有问题……”

  后面那个叫“大黄”的暖男立即蹲了下来,看了看徐梦筠,然后抬头问我:“她是你的朋友?”

  我连忙点头,心里头奇怪这两个男人是什么来历。

  没想到那个叫大黄的一把从地上把徐梦筠拉了起来,说道:“快,姑娘,把你上衣脱了。”

  我一听,有点着急,大半夜的忽然出来了两个男人,为什么一见到徐梦筠就要脱她衣服?难不成我们碰到了劫色的?

  一想到这里,我就鼓足了勇气,说道:“你们两个想干什么?”

  大黄嘿嘿一笑,指着徐梦筠肩膀说道:“你自己看看不就知道了?”

  我连忙去看,只见徐梦筠的肩膀衣服上,竟然有一左一右两个小孩子手掌大小的血手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