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铁诡事

返回首页地铁诡事 > 第二章 小女孩

第二章 小女孩

  我简直要吓尿了,第一反应就是见鬼了!赶紧跑!

  可是我还没来得及冲出车门,地铁车门“嘟嘟嘟”的提示音就再一次响了起来,然后我看到车门紧紧关上了。

  完蛋,这里距离我的大学还有七站,难不成我就要陪这个小姑娘玩七站?

  还是在下一站赶紧跑下去?

  地铁轰隆隆的发动了,车站站台上的光线瞬间消失,我又看不见另一个车厢里那个浑身是血的小姑娘,但是我能听到她拍皮球的声音。

  “陪我玩……陪我玩……你还没到站,你还有七站,不许跑哦。”小姑娘脆生生的声音从另一个车厢传来,我听得身上寒气直冒,这小姑娘竟然知道我在哪一站下车,而且告诉我不要跑……

  我当时就两腿发软,要不是借着酒劲,我几乎都要瘫倒在地上了。

  “啪、啪、啪……”皮球再一次从旁边的车厢里面弹出来,我机械的捡起球,厌恶地看了一眼,之后再给她扔了回去。

  这样玩了几次,地铁再一次到站,这一次站台里的灯已经全灭了,地铁依旧停靠,没人上来也没人下来。

  我想要逃跑,忽然一个苍老的声音从我背后响起:“小伙子,想走?不怕死你就走吧,惹了萌二白,小心你死得很惨……”

  我一扭头,借着昏黄的夜灯,我看到一个穿着一身中山装的老爷子坐在我背后的座位上。

  老爷子的脸孔埋在阴影之中,我根本看不清楚他的相貌,但是我知道这家伙只怕也不是个活人。

  因为我上车的时候根本就没看到这里有人坐着,他根本就是凭空冒出来的。

  我手里头抱着皮球,大着胆子问他:“萌二白是谁?”

  老爷子嘿嘿一笑,说道:“就是跟你玩皮球的小丫头,谁不知道这小丫头,四九城里头最刁蛮……”

  “胡说!爷爷胡说!”

  车厢那边的小女孩开始歇斯底里地喊了起来,我害怕这个老头把小女孩招过来,我很怕那个小女孩,因为她浑身是血,因此我赶紧把皮球丢了过去。

  “啪、啪、啪……”皮球顺着车厢弹了过去,果然小女孩捡到了皮球,就不再跟“爷爷”斗嘴了,只听她幽幽的说:“你还挺会玩皮球的,比前几天的那个姐姐好多了。”

  我一听,竟然前几天还有个姐姐,不知道是谁这么倒霉,竟然也撞了鬼。

  这时候车门关闭,地铁继续运行,听那个老头话的意思,我要是想要活命,那就只能乖乖的陪着这个叫萌二白的小丫头玩球玩到我的目的地。我想不通那个小丫头是如何知道我在哪一站下车的,但是显然她如果想要将我置之死地,肯定相当容易。

  萌二白一点也不萌,倒是处处透着一股阴森,皮球每经过她的手一次,就要多一分血腥气。

  我几次想要回头找那个老爷子求救,因为我觉得他似乎对我还比较友善,但是那老头子却冷冷地阻止我:“别回头看我,看了我的样子,我怕你吓死。”

  于是我也不敢再跟那个老头有任何交流,只是默默的陪着萌二白玩皮球。

  转眼又过去几站,萌二白忽然问我:“大哥哥,你叫什么名字?”

  我一听,心里头寒气直冒,这小姑娘问我叫什么干什么?我隐约开始联想到小时候我爷爷奶奶给我讲的鬼故事,就是如果鬼喊你的名字,你一定不能答应,否则的话就会被鬼上身,轻则疯癫,重则毙命。

  于是我就紧闭着嘴不说话,我本以为萌二白不会再问,没想到她又冷冷地说道:“你叫林杨,对不对?”

  我一听,整个头皮都开始发麻,这小姑娘不仅知道我在哪一站下车,而且还知道我叫什么。我几乎都要崩溃了,又不敢答应,只是默默的跟她玩拍皮球的游戏。

  好不容易熬到了我下车的那一站,等到地铁车门“嘟嘟嘟”地打开的时候,我几乎是迫不及待地就要往外走。

  我还没迈开步子,萌二白忽然说道:“林杨哥哥,明天记得再来找我玩,你要是不来的话,我可就去找你咯?”

  我听了这话,更是头皮发麻,连跑带颠地就下了地铁,往外面走去。

  跑出了十几米远,我再一次听到了地铁门关闭的声音,好奇心的驱使下,我回头去看那辆列车,只见它仍然是漆黑一片,只有几盏夜灯在隧道里显得幽深暗淡,像一双双眼睛。

  它跟别的地铁并没有什么不同,但是我现在终于明白,这辆列车上的乘客,根本就不是人……

  我吓得浑身发抖,腿都软了,我扶着楼梯的扶手,一步一步地往上挪。

  走到了站台楼上的时候我终于看到值班的岗亭里有灯火和乐曲声传来,只见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男人正戴着耳机在那里守夜。

  我就像见到救星了一样,赶紧跑过去,敲了敲岗亭的玻璃,这一敲,吓得值班的小伙子一下子就把怀里的手机扔了,耳机也拽掉了。

  他一脸惊恐的望着我,我也一脸惊恐的望着他,我们两个隔着岗亭的玻璃面面相觑,谁都不敢出一声大气。

  我盯了一会,忽然一愣,指着他叫道:“你!是你!”

  这个岗亭里的安保人员我认识,他是我初中同学,叫谢……谢什么来的,他名字太难记了,我念初中的时候都没记住,现在就更忘了。

  “老谢!”我只好故作熟悉的喊他老谢。

  老谢看了看我,反应了一会,立即说道:“林杨?你是林杨?跑得特快的那个!”

  我一听,这家伙竟然还记得我叫什么名字,我赶紧拉他的门,说道:“快开门!快开门!”

  老谢还是有点恐惧,但是似乎不好拒绝我,只得慢吞吞地打开了门,他并没有让我进去,而是隔着门问我:“林杨,大晚上的你怎么在这,地铁早封锁了,你怎么进来的?”

  我连忙把怎么从地铁入口钻进来,又怎么跑到公厕里面吐,怎么上了一辆没亮灯的车的事情原原本本的告诉了老谢。

  老谢听到冷汗直冒,不过似乎相信了我的话,他这才将我请进了他的小屋,说道:“林杨,你胆子也太大了,你知道那辆地铁是给谁坐的吗?你就上车!”

  我没头没脑的问道:“给谁坐的?”

  老谢说道:“地铁每天在停运之后还要空载一趟,开车的司机师傅都是胆大的主,开车的时候不许亮灯,不许司机回头,不许活人靠近……那辆车上载的,都是四九城地底下的鬼啊!”

  我一听,脑袋后头就开始冒冷汗,难怪我这一趟车上撞了鬼,原来这趟车就是传说中的拉鬼车。

  乍一听我还有点不信,我赶紧问他:“这种东西真的存在?真的有拉鬼车?”

  老谢说道:“废话,你记不记得前一阵子上报纸的那个在雍和宫车站看见鬼抬轿子的那个小伙子?那他娘的是我发小,我俩穿一条裤子长大的,就是他被吓跑了,我这才来顶他的班。至于这鬼拉车,其实一直都有,只不过我们对外都说是为了测试轨道而已。”

  我听得冷汗直冒,说道:“老谢,你胆子也忒大了点吧?你明知道地铁里头有鬼,干嘛还来顶你发小的班?”

  老谢嘿嘿一笑,说道:“不行啊,老子缺钱,我奶奶的病你也知道,初中的时候她就有,这几年用钱用的更是太急,老子学历又低,只能来这里干这苦差事。”

  我一听,似乎隐约记起了老谢家里头并不宽裕,一直都挺穷的。

  老谢顿了一顿,又说道:“对了,林杨,你考上哪个大学了?”

  我苦笑说道:“还有哪个大学,就是这一站外面的理工大学啊。”

  老谢一听,啧啧说道:“你牛逼,我佩服。对了,礼拜二那天好像你们学校有个姑娘也是半夜从地铁里头出来,似乎好像也是上错了车,坐上了这一趟拉鬼车。”

  我一听,忽然想起了萌二白说的“你比之前那个姐姐玩得好多了”那句话,难不成这礼拜接连有两个人背运,竟然还有个撞鬼的?而且这人还是我们学校的?

  我连忙问他:“老谢,你记得那个人叫啥名字不?”

  老谢说道:“当然记得,那姑娘长得还挺漂亮,好像是叫徐梦筠。”

  我一听,多留了个心,既然这姑娘也背运撞上了鬼,那么她很有可能就是我的前车之辙。我心里头瘆的慌,着急回学校,赶紧问老谢:“老谢,你还知不知道徐梦筠最后怎么了?”

  老谢摇头:“我跟她没什么联系了,反正当天晚上她被吓得小脸儿都白了,那叫一个惹人怜……”

  说着老谢开始猥琐地笑了起来。

  我一看他那个样子,就有点抵触,赶紧说道:“那个啥,我着急回去,你给我开个门呗。”

  老谢点了点头,带着我上了楼梯,到外面帮我开了地铁入口的铁栅栏。

  临走老谢还给我递了张名片,说道:“以后有事就来找我,咱们都是同学,互相照应着点。”

  我点头接过名片,低头一看,谢怀禹,没错,就是这个难记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