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铁诡事

返回首页地铁诡事 > 第一章 末班车

第一章 末班车

  关于地铁,总是有很多的灵异传闻,因为地铁建在城市的地下,那里是阴气最重的地方,现在修建完成了的地铁站还好,灯火通明,人又多,基本上没什么感觉,但在刚施工那会儿,那是阴森森的,而且,经常遭遇到无法解释的诡异状况,比如隧道莫名坍塌、大石阻道导致很多施工人员受伤。

  而在竣工后,地铁正式运行了,还发生了更古怪的事,下面先讲三个流传很广的灵异事件,这几件事想必很多朋友都听说过,城市的地名我就不公布了,但是有心人应该知道说的是哪里。

  ①:末班车之谜

  以前听人说,帝都修地铁的时候,工程进行得很不顺利,不是这出问题,就是那有险情,还经常遭遇根本无法解释的难题。 人们就说这是因为地铁施工中挖出来了好多尸骨,那些魂魄无家可归就出来阻挠。后来还是请了得道的高僧,连做了好多天的法事,请求神灵僻佑施工,并且保证以后每晚23点以后(子时之前),会关闭地铁,然后让列车空驶一个往返,将被惊扰的魂魄安稳的送回原地休息。说也奇怪,此后的施工进行得异常顺利,最终才让帝都地铁工程如期完工。此后,尽管北京地铁又增加了好几条线路,城市的夜生活也越来越繁荣,但所有的地铁关闭时间都从没晚于23:00,因为那就是子时的开始,所有灵魂休息的时刻。

  ②:卖报男子失踪之谜

  一名疑为卖报人员的男子在五棵松地铁站跳下站台,进入隧道后消失。晚6点10分左右,一号线突然断电,全线双向停运。乘客反映,此时,复兴门等站停止售票且允许退票。受此影响,五棵松站和玉泉路站滞留了数百乘客。同时,10多名地铁稽查人员和警察手持探照灯等工具分别从两站站台跳下,同时还有十条警犬,进入隧道。大约20分钟后,他们从隧道出来,一号线随即恢复运行。翌日凌晨两点,事发12个小时后,搜救的警察撤离,未透露寻人结果。这件事情当时轰动一时,就算现在也有很多相关文章可以搜索到,成为一桩迷案。

  ③:少女地铁站迷路之谜

  一位北漂姑娘每天下班需要坐地铁一号线到复兴门换乘地铁二号线,然后回家。她六点多上了地铁,然后到复兴门站,准备下来换二号线,结果走来走去,发现找不到进二号线的门了,于是她认为是地铁在维修,决定去建国门换乘二号线,结果神妙的地铁在建国门站压根没停,直接过去了。北京的朋友应该知道,地铁过站不停这事并不是绝对没有,积水潭就有段时间不停,但是广播里会通知。建国门站没停的时候,完全没有任何通知。

  于是她很生气,决定下一站下地铁,坐公交车回去。

  好歹这一站是下成功了,也走到了地面上,上了回家方向的车,车上的人很少,但是每个人都很奇怪,坐的笔直,而且面无表情。姑娘当时就很害怕,觉得事情有点奇怪。

  又坐了几站,上来一个男人,车上很多空座位,他径直走到那姑娘面前,说:“你干嘛坐我的位子。”那姑娘是彻底给吓傻了,立马奔下车。

  结果发现根本就是一荒郊野外,连个公交车的站牌都没有,也没人。站在路边上哭了半天,冒出来一个北京消失N久的黄色面的,司机愿意载她回家,她估计真给吓傻了,完全没多想就上车了。

  还好这车没什么事,把她送到楼下,就走了。

  对于地铁的灵异传闻,一开始我是拒绝相信的,但是我偏偏有一个朋友真的亲身经历过。

  有一次过年的时候,他搭乘晚班地铁回学校,坐在最后一个车厢,透过车尾的窗户可以看到隧道里的景象。

  在地铁尾灯的照射下,他看到隧道里面竟然有四个人抬着轿子跟在地铁后面走。

  四个人都是过去的装束,有点像抗日神剧里面的打扮,带着帽子,穿的花花绿绿,抬着一个老式的轿子,就在地铁后面的隧道里面不紧不慢的跟着。

  他对我说这件事情的时候,我的第一反应是他胡扯,因为我是无神论者,这种灵异事件我一般都不会相信。

  直到又过了一段时间,新闻上报道地铁雍和宫站的一个值夜班的小伙子在隧道里也看到了几个抬着轿子的人之后,我才相信了我朋友的话,知道他并不是危言耸听,地铁里边,还真的有什么不为人知的东西。

  然而地铁坐的多了,我竟然也碰上了一次灵异事件。

  上礼拜六的时候我去参加高中同学聚会,老同学很久都没见面了,就聚在一起喝了点小酒。我这个人酒量不行,但是爱这个气氛,跟着他们喝了小半斤牛二,喝到最后实在扛不住了,走路都有点晃。

  喝完了散场,已经是半夜十一点左右,我回学校宿舍要坐地铁,这时候正好是地铁末班车的时间。

  我跌跌撞撞的走到了地铁站,地铁站的入口已经被铁栅栏封了起来,我一看,就有点崩溃。从这里回我的大学并没有公交线路,最快的方式就是坐地铁,因为距离很远,我要是打车的话少说得花八十多块钱。

  我只是个穷学生,肯定不愿意花这么多钱,但是地铁已经关门了,我也别无他法。

  就在我崩溃的时候,我忽然看见地铁入口的铁栅栏旁边有一扇小门,这扇小门可能是给地铁工作人员出入留的通道,现在虚掩着,并没有上锁。

  现在地铁虽然禁止乘客进入了,但是里面应该还有地铁在运行,因为末班车发车时间是十一点多,现在刚十一点,里面肯定还有运行着的车辆。

  一想到这里,再加上我酒劲有点上来,我也不怕被工作人员抓住,直接就从铁栅栏旁边那扇小门里头钻了进去。

  地铁入口的电梯已经停运了,我只能从一旁的楼梯往下走。这时候地铁里面的日光灯也都熄灭了,只剩下昏黄的夜灯开着,我迷迷糊糊的几乎都看不清楚脚下的台阶。

  下了楼梯,本来是安检的位置上却并没有人,安检的仪器也早已经关闭了,整个地铁里面除了天花板上的鼓风机依旧在呼呼的吹着,并没有别的声音,也没有一个人影。

  我心里头忽然有点瘆的慌,但是俗话说的话,酒壮怂人胆,地铁里头小风一吹,我就立即又鼓起了勇气,往站台方向走。

  走了一会我忽然肚子里头叽里咕噜的叫,可能因为刚才跑的太快,再加上喝了不少酒,我有点想吐。

  还好现在地铁里的公厕还开着门,我赶紧冲了进去,没命了吐了一阵子。

  站台里的灯和广告牌都已经灭了,只剩下两侧各亮着几盏昏黄色的夜灯。公厕里更是黑灯瞎火的一片死寂,除了我自己呕吐的声音之外,我就听不见别的声音了。

  吐了一会,我站起来擦了擦嘴,掏出手机看了一眼,时间是十一点四十。

  我心里头开始有些忐忑,都现在这个时间了,还是没看到有地铁过来,难不成我已经错过了末班车?

  我疑惑着往公厕外面走,走了两步就有点眩晕,因为刚才一直低着头吐,脑袋可能有些充血。

  我赶紧抹黑找到一个长椅坐了下来,一边揉着脑袋一边想该怎么办,反正大不了就原路返回,回去找个黑车坐回学校,顶多也就是花几十块钱。

  然而就在这时,我忽然看到隧道里面传来了一道刺眼的光束,然后地铁列车行驶的轰鸣声渐渐从远处传来!

  地铁来了!我果然没有错过末班车!

  我连忙站了起来,看了眼手机,晚上十一点五十五,这个时间按道理来说各条线路都已经结束运营了,没想到竟然还能让我碰上一辆,真是运气好。

  呼啸声中,列车驶入了站台,我望着盼望已久的地铁,忽然觉得有点奇怪。

  这辆地铁上竟然没有亮灯?

  除了地铁车头的大灯之外,这辆列车上并没有亮灯,而是漆黑一片的,车厢里面明灭闪烁的有几盏夜灯亮着,但是夜灯的光芒显然不足以照亮整个车厢,从我这里看去,那些夜灯倒更像是几双小眼睛,就这么静静的盯着我。

  我心里头寒气直冒,因为我从未见过地铁不亮灯的。还没等我反应过来,这辆地铁已经停在了站台上,随着“嘟嘟嘟”的提示音响起,地铁的车门开了。

  开门之后车上并没有人下来,站台上就我一个人,自然也没有别的人上去,我看着这辆漆黑一片的车,心里头有点惊恐,可是这辆车正好是我要回学校的方向。

  上不上去呢?我稍微考虑了一下,决定还是上去吧,没开灯就没开灯,也许地铁公司想要节能减排也不一定呢。

  我一上车,车门就“嘟嘟嘟”地关上了,然后地铁开始奔驰起来。

  地铁上只有夜灯的光芒,我能看到的范围很有限,但是视野范围内的座位上都没有人坐着,我赶紧找了个位置坐下,因为酒喝得有点多,我现在还有点晕。

  没过多久就到了下一站,地铁缓缓停下,车门打开,仍然没人上来,没人下去。

  不过我倒是发现了一个问题。

  一般来说,地铁在到站前会播报下一站的站名,比如说“欢迎乘坐地铁一号线列车,前方到站是XXX站,请您提前做好准备,按序下车,先下后上,注意安全……”之类的,但是我所坐的列车上并没有播放这样的提示,广播里面一直发着一种诡异的呲呲声,很像收音机没有信号的时候那种声音,只不过音量小的很。

  我虽然觉得有点奇怪,但是也没有在意,坐在座位上开始玩手机。

  玩了一会,我忽然听见旁边车厢里面传来了奇怪的声音。

  “啪、啪、啪、啪……”像是有人在拍皮球。

  我有些好奇,连忙站了起来,探着脑袋往旁边车厢去看,但是旁边车厢漆黑一片,连夜灯似乎都没有开,根本看不到有人在那。

  “有人吗?”我连忙问道。

  “啪、啪、啪、啪……”还是拍皮球的声音,很有节奏。

  “谁在那?”我又大着胆子问了一句,问完之后,我忽然听见“啪”的一声脆响,然后听到了皮球弹过来的声音。

  皮球弹得越来越慢,最后变成在地上滚,我在夜灯暗淡的光芒下看到从旁边车厢里面滚来了一个小皮球,只有香瓜大小,一直滚到了我的脚下。

  我弯腰捡了起来,觉得这个皮球湿乎乎,黏糊糊的,也不知道上面沾了些什么。

  我刚捡起来,旁边车厢里面就有一个小女孩的声音说道:“扔回来呀,你应该扔回来……”

  我一听,原来末班车上还有个小女孩,我赶紧听她的话,把皮球朝着她所在的车厢扔了过去。

  皮球弹在地上,弹了几下又滚了一段,然后停下了。

  我听见那边的小女孩似乎啧了一声,然后她说道:“不是这样的,你学着我,看。”

  然后我又听见皮球弹地的声音,之后看到隔壁车厢里,那个皮球再一次朝着我弹来。

  我没想到这个小女孩竟然这么爱玩,赶紧弯腰捡起来地上的皮球,又按照着她的指示,把那个皮球扔了过去。

  但是我始终觉得皮球上黏糊糊的,一摸沾一手。

  但是黑灯瞎火的我也看不清楚皮球上的是什么,我闻了闻,只觉得有点腥臭。

  皮球扔过去之后,小姑娘就接住了,这一次她倒没有指责我扔的方法不对,而是发出了银铃般的笑声。

  “咯咯咯……咯咯咯……”

  看起来我把她哄得很开心。

  就在这时,地铁到了下一站,这边的站台上还有几盏照明灯在亮着,虽然光线并不强烈,但是能够照到车厢里面的景象。

  我透过外面的光线,隐约看到了旁边车厢里的情景,只见一个五、六岁的小女孩抱着一个皮球,静静的站在车厢里,她本来穿着一件白色的裙子,但是我看到她的脸上以及裙子上,竟然全都是鲜红色的液体!

  是血!

  小女孩身上是血,皮球上是血,刚才我捡起皮球,粘在手上的还是血!

  我一下子简直慌到了极点,浑身冷汗扑簌簌地流下来,要不是之前在公厕里面已经呕吐了半天,我现在肯定会吐出来。

  地铁缓缓停站,车门“嘟嘟嘟”地开了,我看见车厢里的小女孩,忽然对着我笑了起来……